热点资讯
LATESET  NEWS
浅谈个税改革对教育行业的长短期推动
来源: | 作者:proe0ae36 | 发布时间: 2009天前 | 2295 次浏览 | 分享到:

我们认为,在后续落地政策的制定方面,学历教育存在争议的空间较小,毕竟我国对于学历教育的管理相对成熟,社会对学历教育的理解更加明确。而纳税人接受技能人员职业资格继续教育、专业技术人员职业资格继续教育支出,在取得相关证书的年度,按照每年3600元定额扣除。这条政策在后续的地方落地政策的制定方面可能因地区不同存在一定的偏差。但总的来说,能够将纳税人的后续职业培训也上升至可以抵扣税款的程度,可见国家在鼓励社会人员不断自我进修,释放人才红利方面的政策导向,这对非学历培训行业也是实质性的利好。


二、人均收入提升刺激生育意愿


中国的总和生育率,也就是每个妇女平均的生育子女数,在1990年时达到2.1的世代更替水平(实现人口稳定须达到的生育水平),随后开始逐渐下降。从2000年至今一直保持在1.5~1.6 之间,属于严重少子化。全面放开二孩政策后的收效也不及预期,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公布的数据得知,2017年全国新出生婴儿数量为1758万人,相比2016年的数值减少了88万,同比下降了4.7%。自2016年“全面放开二孩”政策实施以来,新出生婴儿数据并没有出现预期的爆发式增长。为什么放开了限制,生育率还在下降?在中国,过去是国家不让生,现在是大家不愿生,因为压力大,生不起、养不起。生育率的下降既是由居民收人增长放缓难以应付生育成本上升所带来的,又是由居民基于生育行为将带来未来收人下降的预期所引致的。收人的提高能够有效地应付生育所带来的成本支付,从而促进生育率的上升。同时,生育本身也对家庭带来了“生育惩罚”,因此家庭所形成的生育将带来收入下降的预期内生地降低了生育需求。


由于这一互动机制的存在,中国生育率的下降与居民收入的增长放缓以及收入下降预期具有莫大的关联。目前我国大部分居民以工资薪金为主要收入来源,个人所得税关乎着每个家庭的直观收入,通过不同形式的税收减免措施,使有子女家庭的部分抚养及教育成本外部化,育儿及教育成本的降低理论上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生育主体生育意愿的实现和生育需求的满足。在绝大多数人口学者提到的鼓励生育的政策中,减税是最直接的一种方式,政府的减税举措,既增加了居民收入,同时也是鼓励生育的一项实质性措施,借此也可以一定程度上减少生育的成本负担,提升民众的生育意愿。


根据经济合作与成长组织的数据来看,财政补贴与生育率的提高呈正相关关系:家庭补贴每多出GDP的1%,生育率平均高出0.1。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太阳集团网站78118